让阅读成为习惯,让写作成为幸福

让阅读成为习惯,让写作成为幸福


江苏亭湖  高云兵


阅读是一种习惯,阅读是学生成长的食粮,阅读是精神的洗礼;阅读是一次旅行,沿途有迤逦的风光,一路风景一路歌;阅读是一次历练,经历着经历,磨砺后蜕变。


写作是一种激情,当激情澎湃时,笔端流淌的是自己的激情;写作是一种幸福,当自己的思想锐变成横竖成行的文字,心田漫溯的是一种莫名的幸福;写作是一种提升,当自己的认知上升到一定的高度,会情不自禁的动笔,把自己的提升记录。


一年多来,我让学生在阅读中积累,在阅读中品味,在阅读中成长。我让学生在写作中前进,在写作中触摸生活,在写作中表达自己稚嫩的思想。


现在,请分享我班学生的文章:


三国杀


亭湖新区实验 金晶


    “将士们,今个儿我们就出发,势要完成我主曹操统一南北的伟业!”台上将军高呼,台下士兵欢呼。我夹杂在士兵堆中,身着与他们一样的装束,无言地望向那烽火连天的天空,脚底下踏的是沾满无数无辜百姓的鲜血和胸怀报国志的多少好男儿的尸体!这个时代充满太多杀戮。8年前,袁绍率十万大军,进攻我主曹操,主力直逼我军所驻扎地——官渡。但我军只有三四万人,双方交战互有胜负。我主曹操英明,采纳谋士的计策,袭击敌军囤粮处,放一把火烧了全部的粮草。不出所料,袁军军心动摇,我军乘机进攻,大败敌军。袁绍狼狈地带领数百骑兵逃回河北。屈指一算,从当时跟随曹操到现在已有10年光景,算此算彼,也是一个老兵了。也就是说,我已在军营里面耗费了我的十年青春。


     对,这就是我的前世,是三国时期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十年前满腔热血,一心报国愿,丢下妻儿,独自投军。孤身在外闯荡十年,直至近日,收到修书一封,儿以死,妻以改嫁。我悲痛地仰天长叹,十年来纹丝未动的冰冷的心,终于会感到痛了吗?


     数月后——


     天上群星闪烁,看不到月亮的踪影。这难道意味着今晚又有多少英雄的逝世吗?只看见一个一身戎装的军士,抬头举望星空。刚刚吐完的杂物在水中迂回沉下。因为是北方人,不熟悉南方的水土,因此搞得水土不服。我看向水中,突然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东西——月亮你原来躲在这里,是不想看见今晚的杀戮吗?“唉,也难过—— ”一声沉重的叹息悄然从嘴边溜出。看着屋里狂欢的兵与将们,烛火摇曳,难道胜利就这么容易吗。再看到被连锁在一块儿的战船,总有一丝不详的预感出现。


     数时后——


     风猛火烈,着火的战船直冲曹军连锁的战船,立刻燃起一片火海。大火延烧到岸上的营寨,我军人马烧死淹死了很多。周瑜在战船上看到曹营火起,马上击鼓前进。一大片一大片黑压压的剪射来,明明是自己的箭,哼,自作孽不可活。


   可是我累了,不想在打打杀杀了。手中的剑,——”地一声落到甲板上,一支箭准齐无误地射入我的心脏。我依然站立在那儿,在船头为所有士兵领航,一个布满老茧的手艰难地从腰上取下酒袋,终于可以痛痛快快喝一次酒了,虽然在垂死之刻。儿啊,爹下来陪你了。隐隐约约间看到天上的一颗星在散发着耀眼的光芒。那应该是属于我的吧,可——可我已无力再去看——看了。”“——”地一声一个壮汉倒在甲板上,鲜血汩汩地向外直流,与酒掺在一起。


     与此同时——


     “——”我从梦中惊喜,还好——只是一场梦,冷汗已浸湿了我的鼻尖直到衬衣,枕头的汗水依稀可见。午夜梦回,灯散发出微黄的光亮,MP3里传来一曲熟悉汪苏泷的《三国杀》——


 羽扇纶巾笑谈间
千军万马我无懈
伪面君子三尺剑
狼火烽烟我敷衍
生于乱世行不言
功过不求谁来鉴
灯为谁点 脂为谁添
任谁来笑我太疯癫
雨一直下 风一直刮
谁与我煮酒论天下
万箭齐发 杀气如麻
谁忍我乱世中安家
三分天下 为谁争霸
如今我已剑指天涯
却只想为你抚琴
从此无牵挂
羽扇纶巾笑谈间
千军万马我无懈
伪面君子三尺剑
狼火烽烟我敷衍
生于乱世行不言
功过不求谁来鉴
灯为谁点 脂为谁添
任谁来笑我太疯癫
雨一直下 风一直刮
谁与我煮酒论天下
万箭齐发 杀气如麻
谁忍我乱世中安家
三分天下 为谁争霸
如今我已剑指天涯
却只想为你抚琴
从此无牵挂
漫天恩恩怨怨的变化
谁为我泡壶热茶
你为他断了指甲
换不回他一句牵挂
雨一直下 风一直刮
谁与我煮酒论天下
万箭齐发 杀气如麻
谁忍我乱世中安家
三分天下 为谁争霸
如今我已剑指天涯
却只想为你抚琴
从此无牵挂
原来我一生戎马
三国为你杀


     一切都只不过是慢慢历史长河的浮光掠影……